炒股怎么配资

黑岩网 > 玄幻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章节目录 189.七月半(大章求支持)
    ..,最快更新<a href="../book/56248/">妖魔哪里走</a>最新章节!

    铜尉和玉帅都来了,银校和金校两位大佬却是没来。

    王七麟猜测秦晋劫的影响力也没有很大,估计李长歌正好在附近,所以特意来勉励他。

    相比之下,他们辖内的造反案才更严重!

    铜尉赵霖少言寡语、表情冷漠,他带来后对李长歌点了点头,然后拍拍王七麟肩膀道:“你很好,巫巫跟我说过,你很好。”

    王七麟问道:“原来赵大人认识巫巫姑娘?”

    赵霖沉默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天色已晚,王七麟领他们去第五味吃饭,介绍道:“二位大人别看这家店铺小,但它的菜肴和酒水味道极佳,我想请你们赏脸尝尝,或许会有大地方吃不到的小滋味。”

    徐大补充道:“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嘛。”

    李长歌哈哈大笑:“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陆放翁这首诗出现在此时此地还真是应景,我上任玉帅后便想着解决秦晋劫,但总是没有头绪,还以为这劫害要遗患多年,没想到柳暗花明,让咱们王大人给解决啦。”

    王七麟拱手道:“侥幸侥幸。”

    赵霖则诧异的看了徐大一眼,道:“还会吟诗?不错。”

    王七麟道:“徐大人是秀才。”

    即使见多识广如李长歌,也是骇然。

    第五味新招的店小二胡涂来迎接他们,李长歌看着他笑吟吟的说道:“小二哥来到饭馆,可是人间美味吸引了你?”

    总是喜欢愁眉苦脸的胡涂有些惧怕的看着他嗫嚅道:“大人,我是吃素的。”

    李长歌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拍,笑道:“我看你面有菜色,猜出你是吃素。但你在饭馆吃饭,是不是店家短你吃的了?无论如何也得吃点肉,你这身子骨有点单薄呀。”

    胡涂弱弱的笑。

    正在招呼客人的大郎看见他们进来,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去了后院。

    很快厨房忙活的绥绥娘子出来了,笑颜如花、呵气如兰:“叔叔,您又来给我捧场啦?欢迎欢迎,这两位大人一位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位官威凝如虎威,一定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看见艳若桃李的绥绥娘子,李长歌眉头下意识挥了下袖子,然后拱手道:“老板娘好眼力劲。”

    王七麟开始点菜,李长歌吩咐道:“咱们有明镜台的师弟在这里,那么就点几道素菜吧。”

    “阿弥陀佛。”沉一面色肃然,“贫僧喜欢吃肉。”

    李长歌笑着摇头:“看来沉一师弟与无风大师一样,都是游戏风尘的高僧啊。”

    沉一不好意思的说道:“风尘之地还没有去过,主要是没有机会。”

    “你还真想去啊?”李长歌苦笑道。

    沉一急忙道:“诸位莫要误会,我想去风尘地是是是、是跟你们想象中不一样的。”

    王七麟安慰道:“大师无需解释,我们都懂,风尘女们身世凄惨、人生黯淡,你想去给她们开个光、祈个福,对吧?”

    衬衣咧嘴笑了起来:“对对,给她们开光祈福,嘿嘿,阿弥了个陀佛,王大人,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王七麟问赵霖吃什么,赵霖倒是吃素,说道:“炒把新鲜的芹菜,少放油;再要一碟清拌黄瓜,我看见这里有笋,再给清炒个竹笋就太好了。另外你问问后厨有没有猪血鸭血羊血?要生的,给我准备一碗。”

    沉一笑道:“老赵要喝生血啊?嗨,幸好咱现在熟了,要是贫僧刚下山那会遇上你这样喝生血的,保不齐把你当妖邪给超度喽。”

    赵霖笑而不语。

    他不吃肉也不喝酒,相比之下倒是更像个和尚。

    李长歌则喜欢喝酒,绥绥娘子搬了一个坛子上来,她拍开泥封往外倒酒,酒水竟然是绿色的。

    “绿蚁新焙酒。”李长歌眼睛一亮。

    这酒水绿的就像现今时节山林里的草芽一样,碧翠欲滴;味道也像草芽,有一股空山新雨后的清新香气,沁人心脾。

    李长歌举起碗来仔细打量,然后闭上眼睛嗅了嗅,他猛的深吸一口气,接下来脸上表情让徐大下意识从怀里往外掏纸。

    沉一称赞道:“好酒,给洒家来一碗。”

    李长歌慢慢睁开眼睛看向绥绥娘子,诚恳道:“敢问娘子,这酒是何人酿造?”

    绥绥娘子轻轻笑道:“请大人凑活着喝,这是奴家自己酿的,店里实在没什么好酒……”

    “娘子此时自谦可就矫情了,”李长歌摇头,“这真是好酒,人生难得几回鉴。唉,娘子可愿改门换户?”

    “大人休要调笑奴家,奴家已经有心上人了,怎能改门换户?”绥绥娘子急忙摆手。

    她偷偷瞥了王七麟一眼,如一汪春水蜿蜒流过磐石。

    李长歌笑道:“啊,抱歉抱歉,李某人心急,话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你可愿意去我府上高就?我府上缺一个酿酒大师。”

    绥绥娘子又急忙摇头,这误会有点尴尬,她很快转身离去。

    沉一搂着王七麟肩膀低声道:“七爷,这老娘们看上你了。”

    王七麟推了他一把也低声道:“别它娘乱说。”

    沉一不爽:“谁乱说了?我这双眼睛是天生慧眼,能看鬼也能看人,看人最准的就是姻缘,这老娘们摆明把心思拴在你身上了,我对她眼神太熟悉了,在山上的时候我们庙旁边有个尼姑庵,里面那群尼姑每次看见我就这么个眼神。”

    “他们可能把你当弟弟?”王七麟猜测。

    沉一摇头:“呵,女人。”

    后面菜肴也是绥绥娘子亲自端上来的,她做菜精美却麻利,让赵霖这样沉默寡言的人都忍不住夸赞起来。

    看到赵霖这么个大个子只吃素,绥绥娘子摇头道:“大人平日公事繁忙、案牍劳形,只吃素可不行,这样亏空的气血怎能补回来?这样吧,你受不了肉味和油烟味,那我给你做一些豆腐菜,豆腐也很有营养,对你亏空的气血大有裨益。”

    后面她端上来几盘豆腐菜,第一盘是一张荷叶里面包着一汪金黄色豆腐,雨后荷叶遮住了油香味。

    第二盘是炙烤的豆腐卷,一层层豆腐皮之间是肉酱。

    第三盘是甜食,豆腐皮卷上红豆、黑米等,撒了蜂蜜,甘甜可口。

    赵霖吃过后说道:“明天我就传令,把我家厨子调到这店铺里学做菜!”

    这顿饭吃的心满意足,他们第二天上午准备前往伏龙乡。

    李长歌一点架子都没有,他跟徐大谈论诗歌、与沉一谈论佛法、和王七麟谈论妖魔鬼怪,一人就能应付三个男人。

    赵霖还是冷冷清清的,他跨上自己的瘦马,脸上面无表情,明明他就骑马在王七麟身边,可王七麟每次扭头看他,都感觉他距离自己很远。

    他身处繁闹的吉祥县,却仿佛置身幽远的深山中,像独行的老马。

    李长歌没有马,正好谢蛤蟆说他要就在驿所里,于是王七麟想把他的马给李长歌用。

    结果李长歌摇头笑道:“不必了,我可以正气化马。”

    出城之后他挥手放出一道浓密雾气,雾气快速的扭动真的化为一匹白马雏形,王七麟大开眼界。

    玉帅出现在伏龙乡,向威一行人又惊又喜又亢奋,他们看见李长歌跟歌迷看见欧巴似的。

    确认过曾怀恩的身份后,两人并没有在伏龙乡停留太久,当天便离开了。

    李长歌走的时候拍了拍王七麟肩膀,说道:“吾中意汝。”

    听到这话赵霖说道:“还不快谢谢李帅,以后辖内若有铁尉空缺,只要你修为足够,那就能补上去。”

    王七麟大为惊喜,对二位大佬提臀道谢。

    送他们离开后,向威一行人又围上来恭喜他。

    王七麟很有官威的下压手掌:“诸位兄弟莫要把大人们的玩笑话当真,我只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

    白虎着急说道:“七爷真是谦虚,你可是给听天监立了大功啊。”

    王七麟皱眉摆手:“万万不要这么说,立功不是目的,为朝廷效力、为圣上分忧解难乃是我等职责,只是解决了困扰咱们乡里多年的一件事罢了,这怎么能拿来当功劳自傲呢?以后这件事不要再提,大家都去好好修炼、好好工作吧。”

    向威等人听了他的话纷纷露出敬佩之色,同时在心里默默的想:这狗逼年纪轻轻,说起套话空话来却是一套接一套,看来果真是个人物。

    随着七月十五一天天临近,曾怀恩的情绪一点点崩溃。

    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他开始绝食,不吃不喝。

    向威着急了,这货要是死在秦晋劫双鬼复仇之前,怕是自己要被当替死鬼。

    于是他去买了丹药,融入水中后往曾怀恩嘴里灌,反正无论如何要保住他的小命。

    曾怀恩想咬舌自尽,结果舌头倒是咬断了,流了好些血,可人并没有死。

    反而没了舌头阻碍向威给他灌药灌的更顺利了,他弄了一些补血药给灌了下去,几天下来曾怀恩脸色竟然比咬舌之前红润了许多。

    七月半,中元节,鬼门大开,万鬼返乡。

    终于熬到了这一天。

    傍晚时分游星和力士们就纷纷跑路了,王七麟则从县城赶来乡里,看见他带人进门,向威领着媳妇也跑了。

    为了防止曾怀恩自杀,徐大把他五花大绑了起来。

    王七麟去看了看,绑的很结实、很有技巧也很漂亮。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_0xg01();</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