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怎么配资

黑岩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章节目录 第304章兰方人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曰本和中东的旅游公司代表,对于支付宝终究不是真的关心。

    他们关心的只是顾鲲在欧美白人客人注定下滑的行业大背景下,顾鲲能不能给出实打实的优惠条件吸引曰本和中东客人。

    发现这里面没什么油水操作空间可以玩,也就意兴阑珊地讪讪离去。

    当然,考虑到部分中东同行个顾鲲存在定位相同、事实上业绩对赌的竞争关系,所以顾鲲这一手措施的效果究竟如何,他们将来还是会关注一下的。他们所不关心的,只是这里面的过程和因果关系。

    只看结果。

    顾鲲毫不怀疑,迪巴的易普拉辛,和阿布扎比的马哈迪,都会派人来持续考察兰方这边的财务业绩,作为一个同行对比的参照系。

    曰本人和中东人散去之后,这场鸡尾酒会上,依然留下、并且围着顾鲲兴趣盎然的,也就剩华海油杨总为代表的一小群华夏客人了,还有他带来的中旅和中远的客人。

    “顾总,刚才你跟曰本人聊的时候,这些都是真的么?没有唬他们的成分?”杨总代表别人顺便问了。

    顾鲲微笑承认:“我顾某人何曾说过虚言,这点小事,又不是很难办到,你们有兴趣,最近观察一下不就好了——就这几天了,我还找马哥帮我组织了一个团,请了不少附和财务免签条件的合作伙伴,来兰方玩一玩,我们承担其中一部分项目的请客。”

    杨总大为惊讶:“你还真亲自管这种小事?不是,你说的那个‘支付宝’,不管将来应用前景多大,现在的用户不都是一群国内的网吧老板么?这种卑微之人你也请?就不怕辱没了您的身份?”

    顾鲲拍拍杨总的肩膀:“确实不过是一群网吧老板,但他们也是早期用户。信用体系的核心,就是要尊重论资排辈,要让世人看到对早期用户的高回报。

    我说句难听的,就是因为现在是互联网寒冬,任何敢在寒冬里进场的都是勇士,这种人的前途大着呢,不会只是一个网吧老板的。早期同行少的生意,几年的利润就够资产扩张一个数量级、然后洗白上岸、转行干别的了,怎么能用僵化的眼光看待这些人呢。

    杨总听了若有所思,跟他同行的一位中旅的高管,则是莫名有些振奋。他用“对高瞻远瞩的先见者的崇拜”的口吻,期待地问顾鲲:

    “顾总,您真的相信我们华夏游客的增幅,能彻底弥合欧美客户退潮带来的缺口?您连曰本人都不讨好,这真是让我钦佩感激。”

    顾鲲淡然一笑:“有什么好感激的,我在商言商而已。我还是那句话,我相信高端旅游市场和奢侈消费市场,不能指望穷人,也不能指望富人,而要指望穷了挺久、刚刚变富起来这个过程中的人。这些人才有足够的为装逼和显摆花冤枉钱的潜力、动力。”

    其实,就是要指望暴发户,但暴发户这个词太难听了,纵然话糙理不糙,也不适合在客户面前说出来。

    双方后续又相谈甚欢了一番,当天的宴会,就这样平淡的结束了。

    顾鲲充分显摆了一个刚刚成为产油国的人口稀少小国的爆发土豪属性,也将“把奢华酝酿于日常之间”这个印象,进一步灌输到了客人们的回忆中。

    ……

    第二天,兰方国际机场。

    一架从北国飞来的空客A330-200型的客机,略显笨拙地在跑道上降落。

    兰方国际机场当然是可以起降A330的,因为顾鲲的专机就是A330-200的豪华定制版,动力和外部结构跟民航机是一样的,只是舱室等内结构和装修不一样。顾鲲的专机能降民航自然也能起降。

    不过,平时的民航航班,大多是用A320机型,这主要是因为平时客流不大,A320的每次150人载客量已经足够用了。而A320是中短途客机,飞5000公里以内的航线,综合油耗比A330节约一些,航空公司成本低。

    A330的优势是续航力大,代价则是机体笨重,短程的话浪费在机体自重上的油耗比例要比320高不少。

    一句话,就是费油。

    “这么费油的机型,今天怎么会有班次呢,也没听说顾先生的专机今天要起降用航线啊。”机场的塔台工作人员一边处理降落事务,一边随口吐槽。

    毕竟空管局的人通报机场时,只要说机型、航线时间、飞机所属单位,至于飞机具体是干什么的,空管局也没义务通报。

    旁边另一位塔台干部,便趁着不忙的时候,随口显摆:“小吕,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家是顾先生托中旅订的包机,今天要请一批首次享受新的免财务签待遇的客人来我们这儿旅游呢。A320坐不下,估计这批客人有300人之多。”

    小吕便是一惊:“我们兰方的旅游产品不是一贯不打折促销的么?一次性白请300人?”

    那名年长的同事便继续解释:“没那么夸张,只是稍有优惠,听说是顾先生投资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出钱给这300个客户报销往返机票。其余在兰方的一切消费还是原价,不会打折的,要掉价也是东航掉价。”

    事实上,他口中提到的那个神秘的请客买单者,就是刚成立不久的支付宝公司,背后是兰方银行,花的钱也是顾鲲投资的。但毕竟是顾鲲的海外投资,请客也就不掉价了。

    请客这种事情,顾鲲都是很慎重的,打折更是强烈排斥。

    塔台工作人员聊天之间,飞机已经停稳,三百名游客沿着登机桥鱼贯而出,航站楼出口处有十辆崭新的豪华大巴车在等着接送。

    ……

    罗友谊是一个来自西部内陆小城市的网吧老板,生意不大。

    跟同行相比,他最大的优势,或许就只是他所在的城市、开网吧的同行很少。大部分做类似生意的商人都还在开游戏厅,舍不得废弃前几年的旧游戏机,想发挥余热再捞一票。

    国家自从2000年下半年,就已经在很多媒体上吹风要打击游戏产业了,所以游戏厅这种生意,在2001年,在一线城市已经进入了被打击范围,只能在大型SHOPPING-MALL,娱乐中心里留那么一点,专门打游戏机的店已然不能新开。

    但内陆偏远城市还需要一个过程,敢在这时候果断与游戏厅划清界限转战网吧的,往往都是敢打敢冲有勇气的。(虽然大家都知道,网吧其实还是打游戏的占绝大多数,但是上网毕竟也可以学习,名声好听多了)

    罗友谊开网吧没几个月,就赶上了一些外地来的网游公司和电商公司推销,虽然当时乍一看怎么都像是骗子,但敢于接受新事物的罗友谊在深入了解后,还是决定赌一把,成为了支付宝代充值点的首批用户之一。

    没想到今天却因为当初的决定,捞到了网络公司的回馈,还给报销往返机票。

    虽然旅游还是很贵,可机票代表了公司的认可和荣誉,哪怕咬着牙也得来兰方看一看不是。

    而此时此刻,看到来接团的大巴车,居然都顶着奔驰的车标,他和旁边的同伴瞬间就震惊了。

    “兰方这地方,原来公交车都是奔驰的?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