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怎么配资

黑岩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唐总有请
    合岭市郊南蒲镇。

    广昌机床公司老板游文超躺在自己的大班椅上,仰面朝天,看着天花板的劣质吊顶,脑子里循环播放着一句流行歌曲里的唱词:

    看成败,人生好卖,大不了重头再来……

    与合岭的绝大多数私企老板一样,游文超是农民出身,先是走街串巷做小买卖,有了一点积蓄之后,便开了个小厂子,接一点大企业的配套业务。十几年时间,小厂子发展成了有几十号人的公司,他在老家的村子里盖了四层的小洋房,买了宝马车,出门也有人管他叫游总了。

    前些年,由于井南的出口加工贸易发展迅速,对机床的需求剧增,游文超看中这个机会,果断地转产机床,大捞了一笔。赚到钱之后,他扩建了厂房,购置了一批新设备,准备大干一场。可谁曾想,与他有同样想法的小老板多如牛毛,都说是英雄所见略同,现在连阿猫阿狗都能有同样心思了,这个行业岂能不崩。

    严峻的竞争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游文超凭着过去的一些老关系,还能拿到不少订单,可机床的出货价却是一降再降,降到一点利润都剩不下的程度。

    游文超也不是没有向老客户们叫苦,但老客户说了,某某公司的同类机床,质量与广昌公司的机床差不多少,价格却还要便宜2%。人家是看在他游文超的老面子上,才把订单给了他,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老客户说的那些“某某公司”,有些也是游文超认识的。他把电话打过去,对方的老板对他也是大倒苦水,说自己是迫于无奈,因为还有其他的机床公司在降价,自己不跟进就只能喝西北风,这西北来的风又是沙尘又是雾霾的,让人怎么喝得进去?

    没办法,游文超也只能降价了。他这边一降价,又引发了竞争对手更大幅度的降价,他曾在报纸上看到过一篇文章,说这种情况就叫囚徒困境,大家明知互相压价最后就是死路一条,但为了不死在其他企业之前,大家也只能这样做了。

    这一行是没法干了,实在不行就转行吧,总不能等着把房子和宝马车都赔进去吧?

    游文超第100遍地在心里下着决心。

    可从头再来这种话,说出来容易,唱出来更好听,落到谁头上也难啊。

    正胡思乱想间,一阵音乐响起,游文超用脚丫子从老板桌上把手机夹过来,伸手接了,也不看来电显示,便贴到了耳朵上。

    “喂,谁啊!”

    “老游吗,你在哪呢?”

    电话里传出来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是隔壁另一家机床公司的老板,名叫宋景灿,平日里与游文超的关系很不错的。

    同行不见得就是冤家,生意场上互相竞争的对手,私底下也仍然能是朋友。游文超与宋景灿的关系,就是如此。他们有时候会互相压价以争夺订单,有时候则会互相帮助,在对方抢工期的时候提供一些设备和工人,免得对方违约受罚。

    前几天,游文超还与宋景灿一起喝过酒,喝到半醉的时候,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向对方发问,居然都是询问对方是否有意收购自己的企业,连卖企业的借口都如出一辙,那就是自己虽然看好这个行业,但世界辣么大,自己想去看看,所以只好忍痛割爱……

    “我还能在哪,我就在公司呢。怎么,老宋,你又想买我的公司了?”游文超懒洋洋地问道。

    “我呸,你那个破公司有什么好的,白送给我都不要。”宋景灿骂道。

    “不想买我的公司,你给我打电话做甚?”

    “市里胖子机床的那个胖子来了,还说带了他的老板来,想找咱们这些机床公司的人座谈一下,你去不去?”

    “胖子机床的胖子?他不就是老板吗,他还有什么老板……,等等,你不会是说临机的老板吧?就是那个唐、唐唐唐,唐什么来着。”

    游文超腾地一下就坐直了,嘴都有些哆嗦,直接把唐子风的名字突噜成了唐唐唐。

    他从来没有去过临河,甚至没有去过东叶省,可临机集团他是知道的,广昌公司生产的机床,数控系统和一些丝杠、导轨之类的配件,主要都是临一机出产的,那长缨飘舞的商标,就是档次和品质的保证啊。

    对于合岭市区胖子机床的老板宁胖子,各家机床公司的老板都是很熟悉的。宁胖子的胖子机床,打的是机床维修的旗号,但实际上却是临一机在合岭这边的一个售后服务中心。他能够弄到一些紧俏的数控系统和其他配件,这就足够让小老板们把供奉起来了。

    除了能够弄到数控系统这一点之外,宁胖子的机床装配手艺,也为他在当地赢得了很高的声誉。有些企业生产的机床出了毛病,自己都找不出原因,请胖子过来一搭手,他就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基本不会走眼。一些公司甚至专门请他帮助指点自己公司里的装配钳工,以至于胖子不管走到哪家企业,都会有几个企业里的技术骨干跑出来贱兮兮地管他叫师傅。

    嗯嗯,就叫胖子师傅。

    当然,宁胖子的豪爽与随和,也是有口皆碑的。很多人都喜欢找他一起喝酒聊天,哪怕在酒桌上不谈什么利益问题,光是看他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大嘴吹牛,就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有关临机集团总经理,也就是那个什么唐唐唐的轶事,很多就是从宁胖子嘴里传出来的。宁胖子把他们唐总吹成古今中外第一牛人,什么单身闯虎穴,勇擒宋福来,几乎是每场必讲的段子。以至于在合岭的机床圈子里,说起唐总其人,大家都有一些肃然的感觉。

    听说是唐唐唐亲自到合岭来了,而且指名道姓要与大家座谈,游文超岂敢懈怠,当即与宋景灿约定五分钟后在公司门口碰面,再一起开车去见唐总。宋景灿已经告诉游文超了,说唐总现在在龙湖机械公司的赵总那里,胖子让大家都到那里去见他。

    对于唐子风召见众人这件事,小老板们并没有觉得是受到了轻慢。自己有俩臭钱不假,但在人家唐总拥有的更多臭钱面前,你那点臭钱只能算是小臭,人家才是大臭。临机集团囊括了临一机和滕机两家大厂,加上其他几家子公司,现在有好几万职工,岂是他们这些百十人的小厂子可比的?

    更何况,大家日常还指望着临机的数控系统,谁敢不给唐总面子,万一他怀恨在心,通知销售公司断了谁家的货,那这家厂子基本上就算是凉了。

    “胖子,好久没见你了,你又胖了!”

    在龙湖公司的办公楼前停好车,游文超和宋景灿刚走到办公楼门口,一眼就看见了正站在门外与人寒暄的宁默。没办法,宁默一个人的表面积抵得上别人两个,游、宋二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其实二人前不久刚和宁默一块喝过酒,说不上是什么好久没见,但见了一个胖子,最亲热也最敷衍的招呼方法就是说对方又胖了,正如你见了一位美女要说对方又瘦了一样。

    “游总,宋总,你们俩一块来了!”宁默扭过头去,笑呵呵地回应道,随口还来了一句儿童不宜的玩笑:“我说你们俩总这样形影不离的,不会是有啥特殊嗜好吧。”

    “我是有点特殊嗜好,不过我只喜欢胖的,像老宋这种竹竿,我可不喜欢。”游文超自污道。

    “来来,游总,宋总,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临机集团总经理,唐子风,唐总。”宁默郑重其事地伸手示意了一下,向二人介绍道。

    二人这才注意到,宁默身边还站着一个人,长得那叫一个玉树临风,换成个女老板过来,估计就会第一时间注意到他了,无奈游文超和宋景灿都是铁杆直男,居然就无视了这样一位帅哥的存在。

    “哎呀,我真是瞎眼了,原来是唐总啊,失礼了,失礼了!”

    “胖子怎么也不先给我们介绍,弄得我们刚才胡说八道,让唐总见笑了。”

    两个人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忙不迭地道着歉。看到唐子风向他们伸出手来,二人又抢着上去和唐子风握手,嘴里念念叨叨的,不外乎都是三生有幸之类的话。

    “游总、宋总,不用太客气。照理说,我该到二位公司上门拜访的,无奈这一次在合岭呆不了太长时间,又想多见几位老板,所以只好借赵总这里的地方,请各位过来聊聊。一会中午由我做东,请大家吃顿便饭,就算是给大家赔礼了。”唐子风客客气气地说道。

    “唐总说哪里话来,到了我们合岭,怎么敢让你做东,理应是我们来做东的嘛!”

    “对对,中午让游总做东,咱们随便吃点,晚上我来做东,搞个大的,满汉全席,吃完了一条龙……”

    “你拉倒吧,唐总是什么身份,能跟你去那种见不得光的地方!”

    “怎么就见不得光了,你以为我说的是哪?”

    “我还不了解你,你蹶一蹶屁股,我就知道……”

    两人争执起来,唐子风笑而不语,旁边宁默已经笑得弯不下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