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怎么配资

黑岩网 > 玄幻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章节目录 第一一零九章 九婴之死
    去找瑶光……说得好像知道瑶光在哪似的。

    是的他们真知道。

    他们甚至知道九婴多半要悲剧了……

    从天机子与九婴夺门那会儿,九婴当机立断不在这牵扯,飞遁回宫阙,想要掌握最后的抵抗力量。

    秦弈大举反攻,分兵多路,四面开花,在这短短一盏茶不到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秦弈收复石碑,门前谋宗凋零,昆仑大战将结……而九婴显然也遭遇了另外的麻烦。

    出征幽冥之前,他留亲信大风驻守宫阙,这是很重要的布置。

    天宫作为一个连池子命名都不可改的整体布局,自然蕴含了莫大的威能,是真正的天帝堡垒神座所在。诸天觐见,堂堂神威。可以说只要掌控了天宫,秦弈一大家子围攻一年也未必打得进来,也不敢随便打。

    秦弈这“部队”可不是一般意义的部队,那都是他老婆,不可能受得起任何伤亡。

    到时候就大有可谈,说不定就可以跑路外界,再起炉灶。

    它飞速接近天宫,神念感知了一下,天宫威能引而未发,肃穆内敛,宫外还看见有侍女来回,不像有变故。九婴正自吁了口气,没变故就好,大风还是挺靠谱的,还担心它被四处乱战的状况诱出去呢,如今看来还是谨守了自己的交代,死守天宫不出。

    一时九婴都有点后悔,在外面和他们打什么,早诱过来,直接打天宫攻防战就行了,谅秦弈也不敢。

    九婴的想法历来都很丰满。

    然而现实历来都很骨感。

    进入宫阙外门,九婴落下云头,深深吸了口气:“秦弈,天机子,你们给我等……”

    话音未落,它心中忽然警兆大起,属于开天大妖的可怕直觉促使它第一时间转身飞撤。

    这地方不对!

    就在它撤退的同时,宫中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氤氲时光弥散而起:“还算你反应快,但凡多踏进半步,你也别想走了。”

    “!”九婴魂飞魄散,连蛇鳞都倒竖起来了。

    真是瑶光!

    她居然已经占据了宫阙!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连动静都没有?留守的大风呢?

    慌乱之中扭过一个头看去,就见一个鸟头从身后砸了过来。

    妖兽大风之头……留守的大将早已授首。

    九婴只恨天地给自己少生了两只脚,多生了几个头,跑得太特么慢了!

    其实它此时的力量未必逊色于瑶光,若是在宫阙之外公平一战,打不过也跑得掉,不至于如此惊慌。但它真的怕,打心底就怕。

    当年那诛妖九箭,深藏心底的阴影,痛哭流涕沦为坐骑的屈辱臣服。

    背刺之前浑身都在发抖的颤栗。

    她被迫提前兵解之前,那冰冷的眼眸,仿佛看尽了千万年般遥远。

    “九婴,你终有一日会死于我手,煎皮拆骨,炼为丹药,你信此预见么?”

    八万年前的声音萦绕耳边,九婴既是憎恨,又是恐惧。

    原来这么多年,内心深处从来就没能摆脱这个女人的阴影。每次见她出现,那过激的反应根本就不该是一位现任天帝。

    这便是他们占卜所言,翰音于天吧……

    心中刚掠过这个年头,前方金光骤现。

    “绷”地一声弦响,神箭划破长空!

    如日轮翻滚,似月照乾坤,整个天宫周遭空气都被这一箭射得扭曲,继而一化为九,分射九头。

    诛妖九箭?

    极目望去,一个狐裘白裳的绝色女子,金环化弓,神箭离弦,眼里透着刻骨的憎恨:“九婴,煎皮拆骨,就在今日!”

    “乘黄?”九婴心中泛起这个种族,自己和她有杀父之仇?记不太清了。掳裂谷之妖以炼丹,反正也不是自己亲手去掳的,炼了那么多,至于谁是谁,早忘了……

    她的诛妖箭哪来的?哦,是了,赵无怀带去过一支,她们仿造过?

    心中分析着,九婴动作可没落下,七曜之力同时闪起,分别对应一箭。

    只要不被同时射中,它就不会有事。这乘黄才祖圣之能,实力还是不够……

    结果念头刚闪过,它就发现自己不会动了。

    所有动作都变成了慢动作,就连体内血液流淌、细胞活跃,都比正常速度慢了几万倍有余,就像被静止了时光。那七曜之力都还没喷出蛇口呢,就生生卡在口中,以一种极慢的速度慢悠悠地往外飘。

    那还有个屁的威力……

    “瑶、瑶光!”

    九婴魂飞魄散。

    程程一箭,终究是阻了九婴一个停顿,可就仅仅这么一个停顿间,瑶光的攻击就已临身。

    一出手就是极致的玩弄时光。

    还非常体贴地,把诛妖九箭都变成了慢速箭。

    九婴一动不能动,思维却是清晰无比,眼睁睁看着那九支箭,慢慢地、慢慢地接近。那种钝刀子割肉、无法抵抗的死亡临身,心理压力实在无法言喻,九婴连眼神都扭曲了,充满了恐惧与挣扎。

    但再挣扎也没有用,求饶也张不了口,只能绝望地看着九箭接近、接近。

    程程都忍不住瞥了瑶光一眼,瑶光神色无比平静:“这报复属于我,弄死之后尸首给你炼丹。”

    程程不答。她对九婴没有任何怜悯心,可以说大快人心,倒是对瑶光的表现有些emmmm……

    这女人很冷酷无情啊,而且属于自我意志极为坚定的、言出法随的神祗与帝王。这样的人,又与流苏有深仇……该不会大家打完九婴,下一个对手是她?

    仿佛看穿她在想什么,瑶光漠然道:“没错,你们的下个对手是我。”

    随着话音,九婴九个头同时爆裂,此时才响起了九婴惨烈无比的嚎叫声,九道冲天血柱如喷泉涌起,成为了瑶光的背景衬托。

    诛妖神箭,内蕴的能力未必能诛灭开天之妖,但能毁灭肉身、钉死神魂,之后怎么解决这种不死不灭之魂那就是秦弈考虑的事了。

    瑶光微微抬头,看着喷泉血涌,听着九头哀嚎,没有一点表情。

    看了一阵,又转身而去:“看在并肩作战的份上,我就不扣押你威胁秦弈了……你带着尸体走吧,看着寒碜。”

    “呵?”程程报仇的喜悦都差点被这话给说没了,又好气又好笑:“你但凡懂一点合纵连横之术,也不会在这当口得罪我吧,你这是怎么当天帝的?”

    “合纵连横?我要杀秦弈,跟你拉什么关系?你那十年里有多骚我又不是没见过,还指望你背叛秦弈不成?不先对付你就不错了。”瑶光摆摆手,身影消失在宫阙之内:“回去告诉秦弈,洗干净脖子等着。”

    “轰!”宫门闭合,九婴的尸身也同时坠地,两声合为一声,仿佛算好的一样。

    程程神色古怪地看着宫门,自语道:“我说的合纵连横,是宫斗啊天帝小姐姐。你得罪我,我去给那死幽灵的金环加点码,天狐之媚如何?调调你的假冷淡……”

    说归说,程程一时半会也没心情去考虑瑶光。她看着前方如山一样的九婴尸首,那曾经赖以自豪的九头不灭,如今九个蛇眸都黯淡无光,身躯血肉已经彻底被诛妖箭诛灭了每一寸细胞,根本无法再生了。

    诛妖箭上闪烁着淡淡流光,那是九婴的神魂还被钉在其中,等待处理。

    尸体可以炼丹,但这神魂要怎么解决,倒确实是一件麻烦事。什么都丢给居云岫的画卷祭炼是不靠谱的,至今画卷里面左擎天的神魂都炼不干净,天隐子的更是完全没动。毕竟画卷没有什么杀伐能力,居云岫已经很是吃力。

    从“不灭”的角度去看,画卷能不能炼得了天隐子都是个问题……不知道秦弈流苏有没有什么创见……

    正这么想着,就见秦弈抱着个硕大的石拱门扑通扑通跑了过来:“瑶光呢瑶光呢?我不要做门房秦大爷啊啊啊……”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