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怎么配资

黑岩网 > 玄幻小说 > 美漫丧钟 > 正文 第1853章 搞毛
    兽人们并没有注意到从地洞中偷偷溜出来的两人,他们都在相对空旷平整的废墟另一边,拼凑几辆赃车坦克,像是打算去飙车。

    苏明的计划,就是从中继站的高塔外壁爬上去。

    通讯塔不算太高,四百米左右吧,外壁因为兽人补丁的缘故也不算太光滑,只是每个踩踏或者攀缘的地方间隔完全没规律而已。

    爬这个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难题,苏明不用斗篷和宇宙能量也是个普通人。

    但毒液爬得,绞杀就爬不得?

    只要在手掌和鞋底上模仿蜘蛛腿那样弄出微型倒勾来,他很快就能爬上去,倒是穿着动力甲的修女,自己爬塔肯定是够呛。

    “要不你就在地洞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绿皮们现在都玩得正开心呢,藏在地洞里十分安全。

    “不,我不会和你分开,就算今天光荣战死,我们也要一起前往帝皇的王座之前。”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知道脑子里是怎么想,但表现出来的,还是一个十分讲义气的战士形象。

    苏明其实就是试探性地问问,总不能把人形资料库丢下,她怎么说也比伺服颅骨要好用。

    毕竟那类似于‘掌上电脑’的人头骗不过去,而人是可以骗的。

    两人弯着腰,以各种废墟作为遮掩溜到了塔下,苏明拨拉开一具大头兵的半截尸体,说道:“就这吧,你趴到我背上来。”

    “什么?”

    艾菲拉尔一时间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战斗修女没有进行过星际战士那样的‘黑色甲壳’植入改造,所以修女动力甲也只有力量和心灵方面的增强,不含全面的‘人机合一’功能,也没有那么完善的生命维护设备。

    但它终究还是一台动力甲,瓷钢材质在火星铸就,加上武器装备应该在半吨左右。

    背着一个人去爬垂直的高塔,还要做到不发出声响不被敌人注意到,可想而知有多难。周围全部都是绿皮野兽,如果被发现了,情况恐怕会很不妙。

    “我让你上来,不要浪费时间。”

    苏明又强调了一次,星际战士来得越早,他去找宝贝的旅程就越早开始。

    也许赶来的战团内,就有智库知道这里埋着什么呢?

    艾菲拉尔听到催促,也想到了斯莱德的超凡之处,于是不再犹豫,径直就贴上了他的后背,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

    作为女人来说,她有些过于高大,呼出的气息就在苏明耳边。

    冰冷的瓷钢带着汗水和血腥的味道,那鸢尾花装饰的念珠也搭在了他的胸前。

    重量不值一提,就是她胸甲上那两大块坚硬凸起有些硌得慌。

    在苏明内心吐槽的时候,修女也在感受着男人的后背,她还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背过,即便是过去在战场上,就算倒下也是姐妹来搀扶。

    但如今的感受和性别无关,她奇怪的是另一些东西。

    他的这套装甲仿佛是活的,她甚至能隔着两套装甲感受到他的心跳和呼吸

    但还不等提问,男人就像是她曾经在一颗雨林行星上见过的一种蜥蜴一样,飞快地爬上了‘大树’。

    太快了,甚至她还能感受到风拍在脸上的阻力,就像是在飞。

    几乎是一眨眼,两人就在几十米的高空了,她恍惚了一下,想要调整姿势好扒得更稳,晃动间腰带上的手雷掉了一个下去。

    而这时恰好有几个骑摩托的绿皮小子从下面经过,那玩意好巧不巧地砸在其中一个头上,把人家脑袋砸进了胸腔中。

    战斗修女的手雷可和凡人用的不同,而是跟星际战士用的重量差不多,火星铸造世界的大师级精工道具,从这个高度掉下去,可比花盆要厉害多了。

    摩托小子的无头尸体从车上甩飞了出去,而经过‘俺寻思’改造的摩托车没有人控制,也一头砸进了不远处的废墟中。

    鉴于它加装了由导弹改造的爆炸性撞角,所以整辆车也炸了,一团小型的蘑菇云中还腾起了搞哥的头像。

    搞哥和毛哥是兽人们的神,也是亚空间中的概念实体,是非常快乐,非常爱摔跤的两位神,俗称‘搞毛二哥’。

    在绿皮的记载中,搞哥凶狠且狡猾,毛哥狡猾且凶狠,区别很大,各具特色。

    绿皮的脑子不好,经常有人记不住两位大神的区别,并且因此爆发内讧。

    “俺寻思搞哥凶狠且狡猾。”

    “俺寻思毛哥才是凶狠且狡猾。”

    “扯犊子!搞哥才是!”

    “你才扯!你瞅啥?!”

    “瞅你咋滴?!”

    “aaaaagh!!!!!”

    这样的信仰之争,往往只会有一个绿皮才能活下来,而且经常变成毫无意义的大混战,一场波及整支部队的狂欢。

    不过无所谓,死掉的那些兽人就算被砍成十八段,过些日子还会从地里长出更多的新兽人来,对于部族的战斗力没有任何影响。

    一队摩托小子们看到同伴脑袋没了,车子炸了,第一反应不是探究为什么他死了,而是大笑着开始鼓掌,以至于太开心,又有几辆摩托失控,连人带车炸成了烟花。

    艾菲拉尔吸了一口凉气,刚才还想着偷偷地潜入,不造成任何大的动静。

    可这几辆车一炸,在黑夜中就像是放鞭炮一样,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呢?

    她看到了远处有几个直升机小子飞了过来,像是准备要探查了。

    “别慌,我们现在是在欧克营地里,混乱和各种爆炸都是家常便饭,哨兵只有在太过于安静的时候才会进行巡逻。”

    “是这样吗?我对绿皮们不算太熟悉。”

    修女趴得更紧了一些,果然那些直升机小子只是飞过来看热闹的,根本就没有往塔上看。

    苏明继续往上爬,用升起的浓烟遮住了两人的身形:“很多时候战术的选择不一定要正面对抗,了解敌人的弱点,往往可以花费更小的代价取得更大的战果。”

    “我不排斥使用战术,就是觉得不够荣耀。”修女看着下方的混乱小声说道,灵能可以让她不受烟雾的阻碍看到很远。

    苏明手脚不停,像是蜘蛛一样攀缘着,张嘴就来:“为了帝皇,我们生命的筹码应该用在更有价值的地方。”

    “你说的对,用在更荣耀的战场上,看上面,有个天台。”艾菲拉尔好像被说服了,她提醒斯莱德快要到了。

    苏明早就知道,甚至他还知道平台上有多少敌人,绞杀闻到他们的臭味了:“有些绿皮守卫交给你了,我去看看通讯机,我扔你上去?”

    “好,就让我来净化这些怪物吧,为了帝皇!”

    她摘下了动力剑,任由男人把她向上投了出去,即便是在数百米的高空中,她也脸色不变,冷静地伸手扒住天台的边缘,用力一拉带动身体,一翻身就跳了上去。

    没有用枪,只能听到动力剑切割**的那种闷响。